關於部落格
色情廣告再來一次我就換網誌
  • 143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大振](花百)敘事情書

花井在便利商店的架子前猶豫不定,他比較著手上兩盒便當的價錢,最後選了一個比較便宜的,看著透明盒蓋下的陽春菜色,突然覺得有點疲倦。

他將便當拿到櫃檯結帳,打開錢包的當下花井就後悔了,零錢夾裡只有幾枚寒酸的銅板,大概是出門得太趕了,連錢都忘了重新放進去。

花井看著店員,有點不知所措。正要開口,身邊卻伸出一隻手,將不足的零錢放在櫃檯上。白皙的手臂輕輕擦過花井的灰色外套。花井順著手的方向看過去,那是一張花井再熟悉不過的面孔,「百枝教練!」

「真是嚇了我一跳,沒想到真的是花井君呢!怎麼會來這裡?」等出了便利商店後,百枝問,眼睛裡是絲毫不掩飾的訝異與驚喜。

花井苦笑了下,揚了揚手中的便當,「就像百枝教練看到的,來買午餐。」說話的同時他不經意地觀察著身邊的百枝,卻找不出她和當年有什麼不同。仍是一頭及腰的長髮披肩,黑得發亮的雙眼……和令年輕男孩眼睛不知該往哪擺的大胸脯。

「就這個?這樣怎麼夠?」
「也只能這樣了。」花井現在在離大學不遠的地方租房子,雖然家裡定時會寄些生活費來,自己也有打工,但光付房租和些水電費,難免也有些吃緊。花井已經以這樣的方式過好幾個月了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百枝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,卻又立刻換了話題,「花井君的頭髮留長了呢!」
「嗯,高中畢業後沒再剪,就留長了。」關於這個話題,花井倒是一點也不陌生。幾乎每個久沒見面的熟人都要來上這麼一句。上週的同學會上,田島才因為這件事大呼小叫了很久,好像花井天生就長不出頭髮似的。

百枝笑了笑,「這樣比較好看哦。」
「是、是嗎?」
「嗯!比高中時帥得多。」

聽到百枝的恭維,花井不知怎麼的就開始緊張了,他將雙手扣著,過一會兒又放在後頭的欄杆上,手突然一陣刺痛,花井看著淌血的手指,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百枝倒是瞬間露出了緊張的姿態,看了一眼花井身後的欄杆,「這個欄杆已經生鏽了。」

「嗯,不要緊。」花井揮揮手,「我等下自己處理就好。」

百枝盯著花井看了好幾秒,然後說,「到我家去吧?我幫你包紮下。」

「欸!?」花井嚇了一大跳,「不、不用了啦,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口……」

「沒關係,我家就在這附近而已。而且棒球選手的手受傷不快點處理的話,可是會在各方面造成影響的哦。」百枝看來已經下了決定的樣子,不由分說地往前走,花井猶豫了一下,還是跟了上去。

百枝的家沒什麼特別的,是棟有點老舊的公寓,五坪多的房間裡沒有多餘的擺飾,甚至也沒有電視。花井看到房間的角落有一些摺疊整齊的衣服,最上層擺了一疊內衣,他有點難為情地別過頭,假裝沒看到。

百枝搬出急救箱,抓著花井的手塗上一些雙氧水和碘酒,花井感覺到百枝手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繭。他開口,「那個……百枝教練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「我已經沒有打棒球了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百枝的語氣平平淡淡的,聽不出有什麼情緒的起伏,也毫無隱含什麼遺憾或不高興的意思。過了一會兒她又說,「是不喜歡棒球了嗎?覺得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?」

「都有啦。」花井不置可否,他唸的是和運動毫無關聯的科系,大學也有棒球社,但他一開始就沒有想要加入的意思,也許是不想把高中的回憶繼續延續下去,或者根本就只是不想打罷了。

「真是懷念哪,硬式棒球部的第一屆。」百枝笑著說,「現在的隊長是隊上的背號一號哦。」
「投手?」
「嗯,是個和花井君一樣,責任感和求勝心強烈的孩子。」

花井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答腔,但百枝卻停下動作,好像在等他回答的樣子。花井鼓起勇氣問,「……百枝教練覺得,我是個好人嗎?」

百枝露出困惑的樣子,但那僅是一瞬間的事,她很快恢復原本的表情,立即回答道,「絕對是個好人喔,要是沒有花井君的帶領,西浦恐怕沒辦法在第一年成軍就打進甲子園呢。」

「不是的,我是指……以一個男人而言。」話才剛說出口,花井就開始後悔了。以一個男人而言?他到底在說什麼啊。

百枝想了一下,然後說,「這個嘛……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喲,花井君所謂的『好的男人』指的到底是什麼呢?」

然後花井就真的詞窮了,對他自己所開啟的一個莫名其妙的話題而懊悔不已。最後百枝將透氣膠帶的尾端扯斷,「好囉。」

「……謝謝。」花井看著百枝十分俐落的包紮,突然想起那個百枝付了一半的錢的便當,「百枝教練,那個便當的錢……」

「哦,那個啊。」百枝隨手抄起小茶几上的筆,在花井的手臂上寫下一串電話號碼,「下次,等花井君有空的時候再還我就行啦。」

花井愣愣地看著手上的電話號碼,對於向女生、而且還是高中時代的教練借錢,實在不是件令人高興得起來的事,但他卻意外地要到了百枝的電話號碼。

……而且,她還說了「下次」。

花井在玄關前向百枝道別,帶著有點複雜的心情離開公寓。他在公寓外望向百枝房間的窗戶,突然想起很久以前,在畢業典禮時帶在身上的那封情書。

沒有署名也沒有收信人,且最後一刻他還是沒有將情書送出去。那封情書就這樣從花井的房間裡帶出來,再孤零零地被帶回去。

寫那封情書,並不是真的想和百枝發展什麼關係,就只是想寫些什麼而已。和百枝的對話一直侷限在棒球和棒球和棒球之間,也許花井只是覺得有點不甘心吧。

花井又看了一次手上的電話號碼,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。下次大概會約百枝吃個飯或什麼的。至少絕對不會只是走到百枝家門前、然後把錢還給她。

END


打標題的時候一直很猶豫是花百還百花
其實我覺得百枝和花井BL意味超重的,根本就是耽美向阿(亂講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